• <tr id='QM8Z25bj'><strong id='QM8Z25bj'></strong><small id='QM8Z25bj'></small><button id='QM8Z25bj'></button><li id='QM8Z25bj'><noscript id='QM8Z25bj'><big id='QM8Z25bj'></big><dt id='QM8Z25bj'></dt></noscript></li></tr><ol id='QM8Z25bj'><option id='QM8Z25bj'><table id='QM8Z25bj'><blockquote id='QM8Z25bj'><tbody id='QM8Z25bj'></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QM8Z25bj'></u><kbd id='QM8Z25bj'><kbd id='QM8Z25bj'></kbd></kbd>

    <code id='QM8Z25bj'><strong id='QM8Z25bj'></strong></code>

    <fieldset id='QM8Z25bj'></fieldset>
          <span id='QM8Z25bj'></span>

              <ins id='QM8Z25bj'></ins>
              <acronym id='QM8Z25bj'><em id='QM8Z25bj'></em><td id='QM8Z25bj'><div id='QM8Z25bj'></div></td></acronym><address id='QM8Z25bj'><big id='QM8Z25bj'><big id='QM8Z25bj'></big><legend id='QM8Z25bj'></legend></big></address>

              <i id='QM8Z25bj'><div id='QM8Z25bj'><ins id='QM8Z25bj'></ins></div></i>
              <i id='QM8Z25bj'></i>
            1. <dl id='QM8Z25bj'></dl>
              1. <blockquote id='QM8Z25bj'><q id='QM8Z25bj'><noscript id='QM8Z25bj'></noscript><dt id='QM8Z25bj'></dt></q></blockquote><noframes id='QM8Z25bj'><i id='QM8Z25bj'></i>

                山西大学卸任校长:必须有“帽子”,才能名正言顺

                广西新闻网

                2018-11-29 22:22:23

                必须有“帽子”,才能名正言顺

                ——专访山西大学卸任校长贾锁堂

                “在中国,必须有‘帽子’,有平台,才能名正言顺。所以我当校长期间的一号工程,是把山西大学努力成为部属高校。如果进去了,问题就都解决了。”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徐天

                从落选“211工程”,到成为省部共建大学,再到被纳入一省一校的中西部高校综合实力提升工程,最终在今年成为部省合建大学,被纳入教育部准部属大学的序列,山西大学始终在为自己的生存发展寻求空间。

                刚刚卸任山西大学校长一职的贾锁堂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的专访。他认为,落选211工程之后,山西大学咬紧牙关发展至今,十分不易。而现在,山西大学正站在新的起点上,有新的平台,又遇到一个重大的战略机遇,“应尽快适应这种变化,主动接受教育部的管理,方能‘跑部’前进。”

                “有名分比什么都重要”

                中国新闻周刊:2012年,山西大学加入中西部高校综合实力提升工程,成为14所得到教育部支持的中西部地方大学之一,这给山西大学带来了什么变化?

                贾锁堂:当时,国家已经意识到中西部教育的短板问题,因此才搞了这个中西部高校综合实力提升工程。那时候,学校的预算就五六个亿,工程每年一个亿的财政拨款,以及省里5000万的配套金,可以说是雪中送炭,非常解渴。学校的队伍建设和基础保障能力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也为后面的部省合建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中国新闻周刊:这个工程从2012年持续到了2015年年底,工程快结束时,你作为校长,是否会为山西大学下一步的发展而感到焦虑?今年,教育部宣布山西大学成为部省合建大学,是否一劳永逸地解决了这种焦虑?

                贾锁堂:中西部高校综合实力提升工程并不长远,当时也是先搞一期,大家试一试。我是比较焦虑的,项目到了最后一年,我一直在考虑,以后往哪里走。

                项目如果结束了,这就是个烂尾楼。学校才仅仅打了一个基础,甚至基础还没有打好。因为加入这个项目,广大教职员工的自信心发生了变化,大家向高水平大学前进的自信心起来了。如果项目戛然而止,是很危险的,就像高速奔跑的汽车,如果突然刹车,要出大问题。

                我们几个学校都希望把它长期化、常态化,而不只是权宜之计。我是全国人大代表,每年两会,我都提一个议案,就是要把中西部高校综合实力提升工程的14所高校纳入教育部的直属高校序列。我们代表团的人都说我是祥林嫂了,我说,我就是祥林嫂。

                在中国,必须有“帽子”,有平台,才能名正言顺。所以我当校长期间的一号工程,是把山西大学努力成为部属高校。如果进去了,问题就都解决了。

                有名分比什么都重要。然后你自己争气一点、干好些。慢慢地,咱们再争取更多的支持,争取更多的资源,不能一下子向国家提更高的要求。

                现在,成为部省合建大学,已经走了一大步了,很不容易,这是历史性的跨越。

                中国新闻周刊:今年,北京大学和山西大学签订了对口支援的协议。这是继部省合建大学之后的第二个机遇。你怎么评价这次的对口支援,山西大学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贾锁堂:现在,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山西大学的发展。他们出面和教育部协商,请北京大学对口支援山西大学的建设。北大对山西大学的扶持前所未有。

                我认为山西大学目前站在一个新的起点上,有新的平台,又遇到一个重大的战略机遇。所以大家要抓住机遇,加倍努力,争取在未来实现更大的跨越发展,真正实现突围。

                中国新闻周刊:成为部省共建大学,终于能和教育部直接对话了,你认为,山西大学要如何抓住这个机遇?

                贾锁堂:教育部要求各司局必须把我们14校当成和直属高校同等对待。反过来说,14校也要主动。肯定是跑得勤的、汇报多的,支持就更大一些。

                这就像一个家里有几个小孩,会说话的孩子,得到父母的支持也就更多一些,这是一样的道理。

                太原到北京,坐高铁的话只需两个半小时。你跑得越多,得到信息也越快,行动也就越快,发展得也会越快。

                “办大学就跟办剧团一样,得有名角”

                中国新闻周刊:怎么看待山西大学当年落选211工程这件事?

                贾锁堂:落选211工程对山西大学的影响很厉害,到现在还仍有影响。比如这次的“双一流”,如果是原来的211工程大学的话,也就进去了。但是在这个情况下,山西大学没有因为落选211而垮下来,应该说是愈挫愈强、愈挫愈勇,大家攥紧拳头,咬紧牙关,从低谷当中逐渐走了出来。

                在山西这样一个经济欠发达省份办学,山西大学依然能维持在全国高校排名一百名以内,甚至在不断地提升排名,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

                中国新闻周刊:进入21世纪,山西大学就提出要建设研究型大学,其实有人提出了不同的意见,认为地方大学主要任务是教学,以及服务地方,没必要成为研究型大学。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贾锁堂:研究型大学和应用型大学不矛盾。清华是研究型大学,但是它应用的能力很强。现在大家喜欢把研究和应用对立起来,认为你服务地方经济还要搞什么研究型大学。只有高水平的研究,才能有高水平的服务。现在,山西省的一些企业喜欢找清华等高校合作,不找山西大学,不找太原理工大学,就是因为你的研究水平不高。

                我曾在法国做过访问学者。法国有七千万人口,大学有几百所,这其中高水平大学至少有五十个。山西省的人口数量是法国的一半,但没有高水平大学。

                这是经济社会发展最大的短板。作为一所百年老校,也是山西省内最好的高校之一,山西大学应该有更高的目标追求,应该有服务国家、服务山西的情怀,应该承担起这个责任。自加压力,建设成为研究型大学,培养出高水平的人才来。这些高水平的人才留在这里创业、就业,才能带动山西的发展。

                中国新闻周刊:目前,山西省正在面临经济转型,山西大学应如何应对?

                贾锁堂:山西省的经济转型,正好给了山西大学一个重要的机遇,因为山西大学做的基本上都是“非煤”的东西。包括化工、环境工程、大数据等,都是新兴产业所需要的学科。这是一个好机遇,可以进一步服务地方,发展经济。

                中国新闻周刊:这些年来,山西大学是否有发展滞后的部分?问题出在哪里?

                贾锁堂:山西大学错过了两个机遇,一个是高校扩招,一个是新校区的建设。

                上世纪90年代,许多大学扩招,山西大学没有。21世纪初,不少大学都因为扩招,开始合并其他高校,平衡学科发展,成为综合型大学,并开始建设新校区,山西大学也没有抓住这个机遇。

                中国新闻周刊:接下来,山西大学应该在什么问题上着重发力?

                贾锁堂:我觉得要在人才引进工作上进一步发力。

                一流的大学,核心是一流的师资,有了一流的师资,才能有一流的学科和专业,才能有一流的成果,才能进行一流的社会服务,也才能吸引一流的学生。这是很简单的逻辑关系。

                我经常说,办大学就跟办剧团一样,也得有名角,老百姓去看戏,是看名角的,至于摇旗呐喊、跑龙套的,谁都能干,老百姓不看,也记不住。

                人才是大学的核心实力。我想,接下来应该加大开放力度、加大交流力度,到欧美的发达国家去,把这种高端人才从海外吸引回来。

                这需要慢慢来,部省合建的工作抓上10年20年,甚至50年,我觉得山西大学还是很有希望的。

                中国新闻周刊:你的校长生涯刚刚结束,是否有遗憾?

                贾锁堂:有,遗憾山西大学落选“双一流”了,这也是学校接下来的努力方向。

                《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第40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