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C在线

中国火电生死线:大唐30家负债超100%电厂

发表时间:2017-09-01 09:38:34 来源:小兰姐姐 浏览量:0

 电荒,会大规模来到吗?

 
当下,如果把这一问题抛给国内五大发电集团,他们定会给你一个肯定的答案。时近2011年年末,华能、大唐、华电、国电、中国电力五大电力集团纷纷哭穷,勾画出了一幅自2008年始的电力行业乱象。
 
今年“两会”期间,大唐集团原总经理翟若愚在递交的提案中公开“喊穷”:从2008年开始,五大电力集团累计总亏损额达602.57亿元,其中大唐电力亏损累计85.45亿元。年末已至,他等来的却是大唐电力将成为今年亏损最大的央企,以及大唐集团内部人员所言“我们可能会破产”的消息。
 
10月末,中电投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漳泽电力再次回到了地方国企的手中,在连续巨亏了两年后,中电投“被迫”将漳泽电力控股权转让予山西大同煤业,成为五大电力集团旗下深陷亏损的火电上市公司控股权出让的第一例。
 
11月11日,国电集团总经理朱永芃表示:今年国电集团的高科技、煤炭、物资物流等相关产业以1/6的资产量创下了3/4的利润,而占5/6的火电本行,亏损严重。11月,华能集团内部人士表示:虽然与夏季相比集团亏损面没有扩大,但还是亏损。长此下去,家底会被耗光。
 
火电行业几大巨头的纷纷哭穷背后,是这样一组数据:截至目前,国内火电企业的亏损面已超过50%,资不抵债的企业占比20%,60万千瓦以上的机组可以稍微保障微利外,其他火电厂基本处于亏损状态。
 
占比国内发电80%的火电,从各大电厂公开数据来看,可谓逼近“生死线”。追溯“罪魁祸首”,五大电力集团纷纷将矛头指向煤炭价格不断攀高背后的“市场煤、计划电”不平衡状态。对此,煤炭业却“一脸委屈”,不断申明与己无关。
 
如此,呈现在市场面前的,则是以下火电产业链百态:电力企业不断哭穷、煤炭企业不断抱屈、电网对此均未表态,当五大电厂提出只有提高电价才能保持盈利后,发改委却因已居高的CPI犹豫不决,态度模棱两可……
 
未果之下,五大电力集团只能“无奈”表示:“电荒年年有,今年特别重。”同时,手握国内80%发电量,且供不应求的火电行业是真亏损,还是“中石化式亏损”?也成为市场关注的问题。
 
大唐30家电厂负债超100%
 
作为全国发电企业亏损的“重灾区”,山西省今年8-12月,中南部电厂面临到期还贷62.86亿元。而大唐运城电厂据悉已向相关银行去函,表示已无力偿还今年年底到期的贷款,目前已有三家供应商因此与其走上法律程序。
 
据悉,目前运城电厂欠款达4亿元,其中燃料款为2.6亿元。运城电厂总经理王英表示:“电厂成立后从来没有盈利过,8个多亿资本金全赔进去了,后来又搭进去10亿元,我们的资产负债率已超过了130%,我们几个电厂经理打电话都会问又到哪里躲债去了。”
 
大唐运城电力的亏损,为大唐集团亏损代表之一。据大唐电力2011年三季报显示:期内大唐集团利润总额为-29亿元,财务费用这一项高达146亿元,增速高达27%。
 
没钱、无足够储备煤、银行避而远之、破产。如若不是当下五大电力一起“叫穷”,上述情况会与我国内地第一家在伦敦、香港上市的大唐集团联系在一起吗?然而,这些却是大唐集团某负责人对媒体的公开表态。
 
近日,一则“山西某电厂经理失踪,2台60万千瓦机组停机”的消息在业内不胫而走。随后大唐集团运城电厂总经理王英出面澄清自己“被失踪”的疑云后承认:“前一段时间我们两台机组是停了很久,‘失踪’夸大了,但是躲债是有的。”
 
作为大唐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大唐电力的控股电厂,大唐运城电厂可谓一出生就成为了大唐集团亏损的一个缩影。2007年10月,大唐运城电厂投产,为山西当地唯一大规模的电厂。2008年始煤炭涨价,运城电厂当年便亏损1亿元。至今已亏损超过20亿元,成为大唐集团旗下的亏损大户。
 
11月6日,山西中南部13家电厂给山西省电力协会写去一份“求救信”:13家电厂燃料欠账已达37.95亿元,已很难从煤矿赊购到电煤,临近年底,由于燃料欠款及银行还贷等压力,一些企业不得不过上“逃债”、“躲债”的日子。
 
作为火电企业,平均煤炭库存应为15天,而目前大唐旗下电厂平均煤炭库存仅够5-6天,低于7天的最低警戒线。大唐内部人士则表示:“企业不能再亏了,大部分电厂已开始掺烧劣质煤,员工已开始降工资了,照这样下去,离破产不远了。”
 
截至目前,大唐集团亏损面已达到67%,资产负债率为88.7%,高出70%左右的正常水平。旗下30家亏损严重的电厂负债率超过100%,可谓严重资不抵债。而据大唐集团相关负责人对媒体表态:今年全年集团亏损将达40多亿元,极有可能成为今年亏损最大的央企。

上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今日要闻
热门排行